劉暢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11月02日04版)
  眼下,深秋的秦嶺正在進行一場“拆別墅”行動。新聞媒體的監督報道,將“秦嶺深處藏別墅”現象推到了輿論的風口浪尖。隨著有關部門介入,地方政府共甄別發現了202套違建別墅,並承諾今年11月底全部“處置完畢”。於是,在媒體的追蹤報道下,還有更為直觀的電視鏡頭裡,風景秀麗的景區,一座座外飾精美的別墅,正在發生著“拆除進行時”的壯觀情景。對此,有人叫好,認為對違建別墅動了真格,等於向特權及違法勢力“宣戰”。也有人表示惋惜,看到那麼多裝修奢華、風格迥異的精美建築轟然倒下,感到“可惜”和“浪費”。
  來自陝西省西安市紀委的消息說,與拆除同步進行的是,“初步查明涉及責任人200人”,根據紀委的工作安排,將對這些人員“進一步核查,問責處理也將繼續展開”。這則消息過於簡短,沒有說出這200名責任人來自何方,是帶頭違建的官員,還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基層幹部,抑或是對此監督不力的國土、住建、城管、環保等系統的執法人員?私建亂建的普通居民是否也在此次處理之列?
  其實,“大山深處有別墅”並非秦嶺的獨有現象,在一些歷史名勝區、旅游風景區,甚至是自然保護區,都會看到別墅拔地而起,有的地方可能就是“如雨後春筍”一樣遍地開花。最初踏訪秦嶺的記者也發現,在眾多別墅項目中,不少都“手續齊全”。而且,還有一種奇怪的現象,就是曾經大張旗鼓拆除的別墅,在風頭過後,竟然也能原地復建。此次,媒體不間斷的報道,表露著鍥而不捨的監督態度,終於促使地方領導下決心再次掀起“拆除”浪潮,202座別墅被髮現是“違建”陸續倒下。當然,這不包括那些“手續齊全”的別墅項目。
  在強調“依法治國”的當下,基層幹部早就有了濃厚的“法律意識”,他們判斷現實問題的標準,就是“是否違法”。比如,對於上訪,他們更傾向於規勸上訪者“走法律程序”,到法院而不是上級那裡“告他們”,但上訪者對於基層法院沒有信心,因而,產生了“信訪不信法”的現象。秦嶺別墅也一樣,經過地方政府批准的項目,就會拿到各種手續,成為“風吹不進、雨淋不進”的“合法建築”,再大規模的拆除行動,也會屹立不倒、安然無恙。而沒有經過批准、私下裡蓋的別墅,就是不折不扣的“違法建築”,一有風吹草動,就會被拆除。
  目前,來自地方黨委、政府的督查人員正在秦嶺“實地督查核實”,主要目的是對違法建築進行“銷號式處理”。也許,地方紀委的調查還要持續一段時間,但相關情況的發佈卻不能等到調查結束之後。對於事情的動態調查,國務院新聞辦原主任趙啟正有個建議,就是“知道多少說多少”,整個調查過程不能“密不透風”,“初步查清”的,就對初步的動態、進展和情況進行說明,這200人姓甚名誰,擔任什麼職務,承擔什麼責任,“初步”的處理意見是什麼。至於最後承擔多少責任、最終處理結果如何,則可以等到“深入調查”之後。查處不是一步得到最終結論,發佈信息也是一個動態的過程,語焉不詳的調查情況發佈,會讓公眾一頭霧水、輿論充滿疑問。由此看來,還是儘快告知此次違建別墅的“200名責任人”詳情為好。  (原標題:秦嶺違建別墅的“200名責任人”都是誰)
創作者介紹

reporter

gt27gtvi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